首页 > 经验交流
辽宁大连:打造民主协商平台 促进区域和谐发展
日期:2015-11-25 浏览次数: 字号:[ ]

  大连金州新区是我国第一批国家级开发区,是东北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这里汇聚了来自49个国家和地区的3500多家外商投资企业,全区共有基层工会组织3231家,覆盖法人单位9716个,吸纳务工人员33万余人。外资企业集中的区域,也是劳动关系最为集中和复杂的区域,2005年、2010年发生过两次集体停工事件。近年来,我们提出了“兼顾双方利益、维护职工权益、促进企业发展、实现互利共赢”的双维护、双服务的工作理念,把工作重心放在依法推动外资企业普遍建立工会组织、普遍开展工资集体协商和普遍建立职代会制度上,通过职代会、厂务公开和集体协商制度“三位一体”融合联动的工作模式,完善基层协商民主机制,增强民主管理工作实效,激活基层工会活力,促进区域劳动关系和谐。

  一、通过民主管理规范工资集体协商程序,变“为职工作主”为“让职工作主”

  2011年前,虽然区内多数外资企业已经建立了工资集体协商机制,但当时的协商大多由企业方提出调资方案、工会委员会讨论同意盖章后执行,资方处于强势,职工民主参与程度极低,没有机会充分行使民主权利。企业和企业工会“为职工作主”调整了工资,但职工对协商结果却不买帐,这也是引发大规模集体停工事件的主要原因之一。为了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紧张的劳动关系、实现职工工资的健康有序增长,我们把引导和保障职工的民主参与作为工资集体协商的重点,提出了规范具体的工资集体协商程序,通过职代会等民主管理制度落实职工在工资集体协商中的话语权,通过把好“五关”让职工自己作主。

  (一)把好源头控制关,做到“两必须”。一是协商准备阶段必须充分征求职工代表意见。准备工作包括调查职工诉求情况,也包括对职工的教育引导和意见征询。通过职工代表座谈会、各层级职工代表满意度调查、生活成本调查等方式广泛征询职工意见,了解职工生活成本情况和调资预期。同时,对职工代表进行培训,让他们了解企业的经营状况、国家和地区的有关政策,引导职工代表依法理性提出工资增长诉求。二是协商代表必须由职代会民主选举产生,得到职代会的授权。强调协商代表产生过程的合法性,更强调职代会对协商代表的授权委托,职工代表应当服从职代会决议并接受协商代表的协商结果。我们从2013年起在部分外企探索推行职工代表竞选制的试点工作,进一步优化了职工代表产生质量。

  (二)把好程序规范关,做到“六规范”。协商过程中,吸纳职工代表旁听协商会议或由工会向职代会及时通报协商进度情况。如果谈判出现僵局,休会期间协商代表充分与职工代表进行沟通,取得一致意见后,再进行下一轮的谈判。做到要约启动程序、集体协商会议程序、草案预审程序、审议通过程序、审查备案程序、公示履约程序“六规范”,实现全过程职工代表民主参与和监督。

  (三)把好协商质量关,做到“三具体”。企业工资协商议题做到“三必谈”:基本工资增幅必谈、奖金分配方案必谈、加班加点基数必谈。工资集体合同内容做到“三具体”:各岗位工资标准具体、工资增长幅度具体、工资奖金分配方案具体,坚决杜绝出现虚假协商和形式化工资协议。

  (四)把好职代会票决关,做到“过半数”。劳动关系双方经协商达成协议草案后,必须召开职代会审议协议草案,经职工代表投票表决过半数以上同意后方可通过。把职代会审议通过不仅作为工资集体协商的必经程序,而且作为大多数职工对协商结果是否认可的唯一检验标准。

  (五)把好履约监督关,做到“两公开”。要求企业公开集体合同内容和集体合同履约情况,接受广大职工的监督,对拒不履约执行协议的,上级工会联手劳动行政部门依法对其督促整改。

  二、通过民主管理构建劳动关系双方沟通交流平台,变“怀疑对抗”为“对话合作”

  2005年和2010年发生的停工事件,主要矛盾是薪酬调整问题,但还有不少由食堂、班车、宿舍等小问题引起,职工反映的问题没有受到企业重视或没有得到企业回应,长期积压导致了职工对企业的不信任和对抗情绪。对此,我们从提高外资企业对职代会的认识和加强对职工依法维权的教育两方面入手,逐步推动外资企业建立职代会等民主管理制度,实现企业与职工相互理解信任的良性互动。

  (一)倡导理性维权,培育职工与企业“共建共享、互利共赢”的理念。按照“促进企业发展、维护职工权益”的企业工会工作原则,我们更加注重“双向维护”,坚持一手抓工资集体协商机制的建立,一手抓职工的引导教育,引导职工理性维权。通过基层工会对广大职工进行宣传教育,把广大职工对工资增长的诉求引导到程序和制度的轨道上来。2012年以来,针对500强等外向型企业面临的严峻经济形势,我们在年度协商中突出体现 “保增长、保岗位、保工资、保稳定”的指导方针,教育引导职工与企业“同舟共济”、“抱团取暖”,把职代会等民主管理制度作为优化劳动关系双方关系的粘合剂。

  (二)培育法治思维,推动外资企业建立职代会等民主管理制度。一是明确职代会的法律地位。根据我国法律法规的规定,明确职代会是工资集体协商的必经程序,没有职代会审议通过而仅由工会与资方开展的工资协商结果是没有法律效力的。企业制定或修改规章制度、决定涉及职工切身利益的重大事项必须经职代会讨论并与工会协商这一民主程序。二是界定职代会的职权范围。针对外资企业担心职代会干扰企业正常经营管理的误区,我们以《企业民主管理规定》和《辽宁省职工代表大会规定》为依据,明确了以外资企业为主的非公有制企业职代会哪些事项是审议建议权的范围,同时也明确了只有在集体合同草案等特定项目上职代会才有审议通过权,打消了企业的顾虑,也让职工方行使民主权利有了章法。三是拓展民主管理其他形式。在强调职代会是民主管理制度基本形式的同时,肯定日资企业现有的意见征询会、劳资恳谈会等形式,与厂务公开、职代会结合形成规范的沟通和交流方式,让职工有表达意见的合法途径,也让职工更加理解企业。尤其是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企业只有诚恳与职工沟通交流,才能让职工理解企业现状,与企业共度难关。

  三、通过民主管理规范企业决策与职工维权,变职工“无序诉求”为“理性表达”

  2011年开始,我们从推动外资建立和规范民主管理制度入手,通过建立民主协商的平台,引导职工依法理性维权。区总工会联合劳动关系三方首次对“自发性集体停工”行为表明态度,一是不支持以集体停工的非理性方式要求增加工资,工资增长诉求必须通过民主协商的制度性安排依法有序解决。二是劳动关系双方必须遵守经职代会审议通过的工资协议条款。三是未经报告参与停工的职工非法停工期间企业可停发工资,同时可能面临企业规章制度的处罚。四是工资协商期间职工必须自觉维护正常生产秩序,劳动关系双方都不得以过激行为施压。五是达成协议签署工资集体合同后,职工如有其他意见或诉求,必须通过职代会等民主管理渠道按法定程序反映问题,由工会与企业协商调处。六是教育引导职工理性表达诉求,遇到涉及自身权益的问题首先要通过工会与企业协商解决问题,通过法律程序解决劳资矛盾。由于畅通了职工诉求表达渠道,今年以来,18起涉及企业转型中职工安置问题的集体纠纷得到了及时妥善处理。

(辽宁省大连市金州新区总工会主席田青叶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