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调研成果
关于对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调研情况的报告
日期:2016-03-17 浏览次数: 字号:[ ]

 

  近年来,我国非公有制经济迅速发展,各地主动适应形势变化,积极推进非公有制企业实行民主管理制度取得长足进展。为了更好地了解和掌握当前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的发展状况,筹备召开全国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经验交流视频会议,2015年513日至14日,525日至29日,民主管理部调研组赴河北、广东两省开展了调查研究,并组织召开了全国部分省(区、市)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座谈会。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调研的基本情况

  调研组认真听取了河北、广东两省推动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情况介绍,在唐山市、广州市、深圳市、肇庆市、广东肇庆国家高新区进行调研并听取了下辖区县以及部分企业的汇报,实地考察了河北津西钢铁集团、唐山鑫丰集团公司、肇庆玛西尔有限公司、肇庆碧桂园现代家居有限公司、广州立白集团有限公司、深圳赛意法微电子有限公司等非公有制企业,组织企业经营管理者、工会干部、职工代表进行了深入的座谈交流。

  在广州期间,还专门召开了全国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座谈会。全总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陈荣书同志出席会议并讲话,来自辽宁、上海、江苏、浙江、福建、江西、湖北、湖南、广东、海南和重庆等11个省市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与会代表介绍了本地区推行非公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基本情况,采取的有效措施、取得的基本经验和积极成效,认真分析了当前推行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遇到的困难和存在的主要问题,对新形势下推动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创新发展提出了思考与建议。

  二、推行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基本情况

  适应非公有制经济蓬勃发展、企业组织形式、用工方式以及职工队伍发生深刻变化的新形势,各地下大力气推动已建会的非公有制企业普遍建立以职工代表大会为基本形式的企业民主管理制度,结合企业自身特点积极探索丰富民主管理新形式,极大地激发了广大职工参与民主管理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促进了非公有制企业健康发展,维护了职工合法权益,推动了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的构建。

  (一)职代会、厂务公开等民主管理制度在非公有制企业普遍推开。

  近年来,各地根据全国厂务公开协调小组办公室制定的《关于大力开展厂务公开、职工代表大会建制专项行动的通知》的有关要求,加强组织领导,明确目标任务,采取有效措施,大力推动非公有制企业依法普遍建立职工代表大会,实行厂务公开等民主管理制度。对规模以上和具备独立建制的企业,坚持推动独立建制,在巩固已有建制成果的基础上,一手抓建制一手促规范,对暂时无法独立建制的中小微企业,则通过区域性、行业性职工代表大会制度加以覆盖。截至2014年9月底,全国已建立工会的企事业单位单独建立厂务公开制度的有461.7万家。其中非公有制企业就有387.0万家,建制率为92.6%。全国已建立工会的企事业单位单独建立职代会制度的有471.7万家。其中非公有制企业393.4万家,建制率为93.6%,区域(行业)职代会覆盖企业180.2万家。河北省非公有制企业单独建立基层工会的有17.8万家,建立职工代表大会制度的有14.8万家,建制率为83.15%,建立厂务公开制度的有14.1万家,建制率为79.21%,区域性、行业性职工代表大会覆盖的企业3.8万家。在非公有制企业数量众多的广东省,非公有制企业单独建立基层工会19.9万家,建立职工代表大会制度的有16.5万家,建制率为82.39%,建立厂务公开制度的有16.9万家,建制率为84.66%,区域性、行业性职工代表大会覆盖的企业达39.65万家。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各地职代会、厂务公开等民主管理制度在非公有制企业的建制情况取得了显著进展,覆盖面不断扩大,圆满完成了2008年的全国推进厂务公开民主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提出的非公有制企业职工代表大会、厂务公开建制率达到80%以上的工作目标,为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深入开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二)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制度规范化程度显著提升。

  与民主管理制度在非公有制企业推行之初相比,非公有制企业职代会、厂务公开等民主管理制度,不仅有量的突破,而且不断地规范和完善,整体水平显著提高,甚至在一部分企业实行民主管理的内容与水平与国有企业相差无几。

  一是制度机制健全完善。各地积极推动非公有制企业建立健全民主管理工作领导机构,并制定了相对比较完备的制度和操作性较强实施细则,以制度完善为抓手,推动非公有制企业建立民主管理工作长效机制。河北津西钢铁集团在改制为非公企业后,仍不断强化民主管理工作,建立了以党委书记为的民主管理领导小组,完善制定了《员工代表大会实施细则》、《厂务公开实施意见》、《民主评议领导干部实施细则》等民主管理制度实施办法,建立了“公司-厂部-车间-班组”四级公开机制。广东欧派家居集团在2006年就形成了《欧派集团厂务公开民主管理标准体系》,并成立了专门领导小组,还建立了《员工代表恳谈会制度》和《员工思想动态调查制度》等多项民主管理制度。这些适应企业自身特点的民主管理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为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规范开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二是各项职权充分落实。职权的落实是职代会落地生根的关键。从这次调研情况来看,知情建议权、审议通过权、监督检查权在推行了民主管理的非公有制企业普遍得到落实,而在规模以上、管理水平较高、集团型的企业,审议决定、对领导干部的评议监督和民主选举等职权也都能得到较好的落实。广东省积极推动非公有制企业的工资集体协议、企业规章制度、集体合同草案三项内容必须经职代会审议通过方为有效,对《劳动合同法》、《企业民主管理规定》中关于职工代表大会审议通过权实现了突破,提升了以职代会制度为基本形式的企业民主管理制度在企业管理制度中的地位作用。在河北津西钢铁集团、唐山鑫丰集团、广州立白集团有限公司、欧派集团等大量非公有制企业多年坚持重大方针政策、事关职工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必须提交职工代表大会审议通过,坚持通过职工代表大会民主评议企业领导干部,并将评议结果记入干部档案,作为晋级调资的重要依据,对维护职工合法权益、促进非公有制企业预防腐败工作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三是程序运作更加规范。广东省借鉴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在非公有制企业积极开展民主管理“贯标”活动,推动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有机融入企业管理制度各个环节,使企业民主管理成为非公有制企业管理的一种内在要求和运作流程。河北省对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规范化建设明确提出“六个一”标准(即:一套健全的组织机构、一个详细的工作方案、一套完善的工作制度、一部相识的影像资料或PPT,一套完整的档案、一个实实在在的效果),唐山推动非公有制企业建立职工代表大会报告、职工代表培训、职工代表竞选、职工代表评议述职、职工代表票决、职工代表巡视检查和职工代表提案等七项制度,使非公有制企业从职工代表的产生,到会议的召开、提案的落实,决议的产生都实现了严格的制度化、程序化运作。深圳要求职工代表大会的代表严格依法依规由职工选举产生,赛意法微电子有限公司严格按照有关规定和本企业的《职工代表大会实施办法》,精心组织筹划,广泛发动职工,以科室、车间、班组为单位开展职工代表竞选,充分体现了广大职工的意愿,也推动了职工代表整体素质的提升。

  四是形式载体不断丰富。从我们调研所掌握的情况来看,大量的非公有制公司制企业积极探索建立健全职工董事职工监事制度,唐山鑫丰集团专门制定设立职工董事、职工监事的制度,并民主选举工会主席和一名职工代笔为职工董事,工会副主席和三名职工为职工监事,确保职工从源头参与企业决策管理,使企业的决策更为科学民主,推动完善了现代企业制度。劳资恳谈会、厂长(经理)接待日、厂情通报会等民主管理形式在各非公有制企业得到了积极推进,许多灵活、有效的民主管理形式也在根据企业的需要不断创新发展。职代会闭会期间的职工代表巡视等制度也不断健全,民主管理工作实现了常态化、动态化。民主管理工作的手段和载体也不断创新发展,企业内部网站、电子信箱、手机短信、QQ、微博、微信、手机APP等新媒体、新平台被广泛运用,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互动性进一步增强,实行成本进一步降低,更多的职工群众能够在更广大的范围内参与到这项工作中来,民主管理的效能进一步得到提升。

  (三)区域(行业)职代会在推动中小微非公有制企业实行民主管理、维护职工合法权益、促进(行业)地区经济发展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针对中小微企业数量众多、独立建制困难的实际,各地都把区域性、行业性职代会制度作为覆盖中小微型非公有制企业的重要民主管理形式加以积极推进。佛山通过494家区域性、行业性职代会涵盖各类企业1.8万家,覆盖职工近100万人。杭州的临安市建立了灯具行业职代会,涉及全市14个镇街300家企业,覆盖职工3万多人。唐山路北区通过区域性职代会的建立,有效破解了工会建会难、集体合同签订难、职工与企业沟通难、职工参与民主管理难、开展民主管理活动难的“五大难题”。从调研掌握的情况来看,推行区域(行业)职代会取得的效果主要有:一是促进了区域(行业)工资集体合同的落实,推动形成了合理的工资增长机制,促进了劳动关系和谐稳定,维护了职工合法权益。二是通过区域(行业)职代会,审议确定并公示了工序定额标准,签订集体合同,推动解决了区域(行业)内企业无序竞争、职工无序流动的问题,促进了地区(行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三是推动了党工共建。推动将区域行业职代会制度建设纳入构建区域大党建工作格局中,使党组织延伸到了大量中小微非公有制企业,实现党建工作和群团工作的整合联动。四是加强了工会自身建设,提高了工会履行职责的能力。工会通过抓企业民主管理,解决了建会后工会组织“空转”的问题,巩固了建会成果,扩大了影响,提高了社会威信,提升了工作整体水平。

  (四)职代会等民主管理制度在推动非公有制企业改革发展稳定方面的作用愈加凸显。

  一是有效调动经营者和职工的积极性,营造了共谋发展的良好局面。越来越多的非公有制企业经营者认识到,职工作为企业最可宝贵的财富,尊重职工的民主权利,不但不会削弱自己的管理权利,反而能调动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力,为企业发展积极献计献策,劳资之间由雇佣关系转变为新型伙伴关系,形成劳资共谋发展的生动局面。喜之郎果冻制造有限公司积极开展以提合理化建议为主要内容的民主管理主题活动,征集合理化建议3000条,创经济效益4000多万元。青岛啤酒(三水)有限公司,及时公开企业发展规划、薪酬改革方案、集体合同执行、工程招标、大宗物资采购及职称评定等10多项设计职工切身利益的各类方案制度,切实做到了让职工“知厂情、管厂事、促厂兴”,极大地调动了职工的积极性,产销量创下历史新高。

  二是有效畅通职工利益诉求表达渠道,推动了非公有制企业群体性劳资矛盾的化解。当前,非公有制企业的股权变化、合并分立、搬迁转产频繁发生,围绕职工劳动合同变更、劳动岗位变化、薪酬福利增减等群体性劳资矛盾和纠纷也呈现积聚高发的态势。广东发挥职工代表大会等民主管理制度的积极作用,推动企业将重大结构调整和经营情况变化通过职代会制度平台让职工充分的知情参与,指导企业和职工通过职代会民主程序解决纷争,引导职工理性表达诉求,合法有序地维护自身权益,及时地化解了群体性劳资矛盾,促进了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上海科尔本施密特活塞公司在企业搬迁改造过程中多次、及时、规范地召开职代会,较好地回应了职工的利益诉求和种种疑惑,协调解决了因企业搬迁而引发的各种劳动关系问题,赢得了职工的信任,减少了企业搬迁对生产经营造成的不良影响,实现了关键岗位流失率为零、员工上访率为零,助推了公司和谐发展。

  三是有效提高职工群众的民主意识,规范了企业经营管理行为。通过广泛深入的推动非公有制企业实行民主管理,职工群众的大局意识、参与意识不断提高,由“被动参与”变为“主动参与”,通过职工代表大会审议通过《员工手册》,督促企业规范劳动合同用工,改善劳动条件,依法按时支付工资,通过厂务公开、职工代表大会等制度在企业内部建立起一套积极的监督制约机制,评议企业领导干部,推动企业经营管理人员廉洁从业。2014年,唐山市就有652家非公有制企业通过职工代表大会评议领导干部4500人。深圳安迅物流公司通过现代技术手段,积极推动全面公开公司信息,尤其是调度派单等敏感信息的全公开,有效地防止了企业内部的腐败行为,降低了企业的经营管理成本,实现了公平公正,促进了企业的和谐稳定。

  四是有效提升了企业科学管理水平,促进非公有制企业建立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浙江传化集团从1995年就建立了职工代表大会制度,实行了民主管理,并始终坚持把专业管理和民主管理结合起来,组织职工参与企业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极大地提升了企业的管理水平和竞争力。广州康采恩集团有限公司探索建立《职工代表轮值制度》,使职工代表参加每周的中高层管理人员行政例会,并在会上提出收集到的职工对公司经营管理的意见和建议,监督各部门对公司决定、决议的落实,充分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之中,既为企业经营管理者与职工搭建起一座沟通的桥梁,有发挥了职工代表参政议政和参与企业建设的积极性,提升了企业科学管理、科学决策水平。

  (五)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呈现了一些新特点。

  从调研中我们发现,随着非公有制经济的蓬勃发展,企业管理水平不断提高,民主管理工作实行的外部环境也发生了明显的改善。企业在关注生产经营、安全防范等刚性管理的同时,更加重视企业柔性管理,更加重视人文化、人本化、人性化管理文化的构建,更加注重依法依规管理,依靠职工办企业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职工的民主参与思想和意愿、协商沟通意识、权利意识、表达自身话语的愿望更加强烈。这些新变化的出现为下一步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的发展创造了更为有利的条件,也让我们对推动非公有制企业普遍实行民主管理更加充满信心。

  一是职工民主参与意愿更加强烈。根据江苏常州对110家非公有制企业开展的深入调查显示,职工最关心的还是劳动报酬,但是其他层面的需求也在提升,更想要得到对自身价值的实现和认可,期望得到尊重、公平和体面,职工民主参与诉求和意识的日益增强,为在非公有制企业推行民主管理提供了强大的内生动力。

  二是企业民主管理政策环境发生了改变。在全面深化改革进程中,更加强化市场对资源配置所起的决定性作用,更加强化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的运用,更加强调规则意识、协商合作的理念。同时,各级党政更加注重加大民生保障、关注职工收入分配和工资增长,更加强调坚守底线思维、弘扬公平正气,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环境的逐步形成,这些外部环境的改变都在为在非公有制企业推动民主管理制度输送了营养。

  三是企业经营管理理念发生了转变。部分非公有制企业的经营管理者,在挖掘人口红利的同时更倾向于人才红利;在效益增长的基础上重视对员工利益的关心;在企业发展转型中进一步注重强化企业管理的提质;在企业劳动关系的调处中表现出较高的协商意识和依法化解的理念。现代化管理制度的构建、人本管理与专业管理的融合、先进企业文化和职工文化的构建,这些维系企业运转的软实力因素得到了各类企业的重视,为非公有制企业经营管理者转变观念推行民主管理打开了有利局面。

  四是非公有制企业推行民主管理法治环境发生了改善。多年来,各地积极推进地方立法,已有29个省(区、市)出台了38个有关企业民主管理的地方法规,对非公有制企业实行民主管理作出明确规定。20122月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国务院国资委、监察部、全国总工会、全国工商联联合下发《企业民主管理规定》,对所有企业应当建立以职代会为基本形式的民主管理制度作出系统规定。部分地区还出台了职工代表大会的实施细则(办法),对具体操作问题做出了更为详细的规定。这些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的制定,从制度上保证了非公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健康发展,同时也为国家层面上的民主管理立法提供了良好基础。

  三、推行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主要做法

  近年来,各地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结合本地区实际,解放思想、开拓创新,健全组织体制,完善工作机制,加强法制建设,规范操作程序,丰富工作形式,创新工作方法,积极推进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的深入发展,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一)积极争取党政支持,整合各方力量共同推进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多年来,各地主动作为,通过积极借势借力、统筹运用各种资源手段合力推进,使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得到了地方党委、政府对的高度重视,不断地强化了工作推进力度。河北省从1998年就成立了推行厂务公开工作领导小组,一直由省委副书记担任组长。全省11个设区市和大部分县也都建立健全了由党委主管领导任组长的领导小组,为推进工作提供了强有力的组织保障。多个省市都将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作为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重要内容纳入党政工作大局,纳入经济发展的长远规划,纳入对各级党政考核目标体系,其中,辽宁、广东、海南注重发挥政府与工会联席会议、劳动关系三方协商机制的作用,共同研究解决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的重大问题,统一部署,合力推进。部分省市还加大了工作考评检查力度,推动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落地开花。浙江开展了全省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示范单位创建活动专项复查互检,分9组对121家单位进行了一次“回头看”。肇庆市明确要求,没有实行民主管理的非公有制企业一律不能参加劳模、劳动关系和谐企业的先进评选,强化了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推进力度。

  (二)注重典型引路,实施分类指导,引领带动非公有制企业建立健全民主管理制度。上海市在推行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强调“要素管理、阶段推进”,针对暂不具备单独建制的小微企业,重点推进区域性、行业性职代会覆盖工作,逐步推进企业内部建立职代会制度;针对部分企业建制时间短、严格规范化运作有困难的实际,采取“基本要素推进”的方法,指导企业从自身管理基础入手,柔性过渡,逐步规范;针对有一定工作基础、但形式大于内容的企业,重点指导和推进这些企业将职代会制度与平等协商集体合同制度结合,与职代会提案、职工合理化建议结合,推动职代会成为职工为企业发展贡献聪明才智、畅通自身利益诉求的有效制度平台;针对工作基础较好、但职代会制度可以发挥更大作用的企业,重点指导和推进这些企业将职代会制度与现代企业制度有机结合,与企业管理和企业文化建设有机结合,推动这一制度更好地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辽宁省以项目制方式,采取“项目运作、点面结合、上下联动、递进推动”的运行方式,推进百人以上非公有制企业开展组织建设、民主管理、集体协商为基本内容的“3+x”企业基本制度建设。

  (三)加大培训力度,加强舆论宣传,积极推动转变观念提高认识,筑牢工作基础。各地认真贯彻《全国职工代表培训五年规划》,加大培训工作力度,河南省总工会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职工代表队伍建设充分发挥职工代表作用的意见”,要求有80%以上的已建会非公有制企业开展职工代表培训工作,其中要有80%以上的职工代表接受脱产培训。全省计划培训100万名职工代表。省市两级工会建立了近2000人的师资队伍,从根本上解决了非公有制企业职工代表培训师资不足的问题。各地特别加大了对非公有制企业经营管理者的培训力度,许多省市还联合工商联、中小企业局等部门举办非公有制企业经营者和工会主席参加的民主管理专题培训班,辽宁、湖南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推动民主管理知识纳入市、县两级党校干部培训课程,提高社会各界推行企业民主管理的意识,为民主管理工作在非公有制企业的推进打开良好局面。福建、江西、浙江通过微博、微信以及电视等媒体加大宣传力度,河北通过开展“百万职工企业民主管理百题知识竞赛”、在《河北工人报》开辟“企业民主管理百日谈”、“民主管理以案说法”,辽宁通过建立厂务公开民主管理网站,湖北通过开展民主管理微电影制作比赛,重庆通过开展“如何当好职工代表演讲比赛”、“优秀职工代表大会评选”,广泛宣传企业民主管理制度,引发社会各级的广泛关注,为工作推进营造氛围、做好铺垫,推动了社会各界形成推行民主管理的普遍共识。

  (四)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进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制度建设。上海、江苏、广东通过对《劳动合同法》第四条关于企业对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规章制度或者重大事项履行职代会民主程序规定的合理运用,要求企业建立劳动规章制度时,实现“内容合法、程序合规、制度文明”,把制定、完善企业劳动规章制度的过程变成依法建制、规范管理、推进公开、实施民主的过程,推动企业建立和规范运作职代会制度。上海还联合市人大进行《上海市职工代表大会条例》“3+1”督导调研和执法检查。河北省人大常委会自2000年以来,先后颁布实施了《河北省厂务公开条例》、《河北省集体合同条例》、《河北省企业职工代表大会条例》、《河北省企业职工工资集体协商条例》、《河北省公司制企业职工董事职工监事条例》等5部地方性法规,形成了比较健全的民主管理地方法规体系,为推动企业民主管理提供了比较完备的法律依据。天津、河北、上海等多个省(区、市)针对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发展,着手修订整合计划修订已经出台的地方性法规,以使其更加适应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实际。

  (五)强化激励约束机制,刚柔并举推进工作。各地积极探索以激励机制推动非公有制企业建立健全、依法依规开展民主管理工作。上海、山西、山东等地将推动民主管理和职代会制度规范化建设与文明单位、劳动模范、五一劳动奖状(奖章)、诚信企业评选、和谐企业等各类先进评比有机挂钩,推动更多的非公企业建立健全职代会制度,着重引导基层单位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建立健全劳动关系协调机制,通过提升职工满意度不断健全完善管理制度。上海依法运用《上海工会<上海市职工代表大会条例>监督检查整改意见书》、《上海工会<上海市职工代表大会条例>监督检查处理建议书》,辽宁通过媒体曝光、纳入公共信用信息平台等系列手段对阻挠建制、妨碍职代会依法行使职权的不按法定程序履行职代会民主程序给职工造成损害,以及擅自变更或者拒不执行职代会决议而侵害职工权益的企事业单位予以制约,营造了一处违法、处处受限的法治氛围。

  (六)坚持“党工共建”,建立健全以职工代表大会为基本形式的企业民主管理制度。上海率先探索以“促进有政治身份企业经营者带头重视民主管理工作”为手段,创新工作方式,有力推动非公有制企业厂务公开民主管理工作。福建省将“公开解难题、民主促发展”主题活动作为省纪委、监察厅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一项内容来推动,以提案征集为重点,广泛征集意见建议,推动解决企事业单位改革发展过程中的热点难点问题,为企业节约成本1.47亿元,创造经济价值3.38亿元。广东肇庆国家高新区找准民主管理工作在服务党建工作中的着力点和切入点,积极探索“党建带工建,工建服务党建”的新路子,把党工共建、民主管理活动融入到园区的经济发展、和谐稳定、产业提升的具体实践中,推动非公有制企业普遍建立党组织、普遍开展民主管理活动,把党的基层组织向非公有制企业延伸拓展。河北鑫丰集团通过职代会民主评议党员干部,有力地促进了企业党员队伍的建设,为企业发展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四、当前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存在的问题

  多年来,各地在推进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但仍存在一些问题制约着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深化发展,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认识问题依然是当前在非公有制企业实行民主管理的最大障碍。从调研掌握的情况来看,地方部分党政领导,非公有制企业经营管理者,包括部分职工对推行民主管理都存在模糊认识。民主管理是所有制性质决定、劳动力依附于资本、企业主和劳动者阶级对立等思想仍然大有市场。观念性的问题不解决,始终将是我们在所有企业深入推行民主管理的主要障碍。

  (二)民主管理制度运作有待进一步规范。部分非公有制企业虽然建立了民主管理制度,但具体操作过程中形式化、随意性的问题比较突出。关乎企业发展的重要问题不审议,职工代表大会决议不履行。部分非公有制企业没有结合本企业实际制定具体的职代会制度;一些企业以联席会、扩大的行政会议、年终总结大会等算作职代会,全体职工或一定层级以上的职工参加,听听报告、鼓鼓掌就算了事;相当一部分企业的职工代表由企业行政指定,没有推荐更没有选举,缺乏代表性,职工代表难以真正参与民主管理。

  (三)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发展不平衡,差异性较大。从调研的情况来看,企业民主管理的推进情况主要是受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企业规模、管理现代化程度以及职工队伍素质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越高,外部民主氛围越浓厚,对实行民主管理的理念越容易接受,企业规模越大、生产力水平越高、管理现代化程度越深,对实行民主管理的要求越迫切,实行民主管理也越自觉。民主管理工作在规模以上、管理水平较高的非公有制企业往往开展的比较好,而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尚处于原始积累阶段,管理手段单一粗放,推行民主管理工作往往具有较大的阻力。

  (四)立法相对滞后,法规执行缺乏刚性。虽然《劳动法》、《公司法》、《工会法》、《劳动合同法》等法律对企业民主管理作了一些原则性的规定,但这些规定不系统、不完备,没有对企业民主管理各项制度的性质地位、职权内容、组织制度、运行机制、法律责任等进行专门的法律界定,特别是对非公有制企业实行民主管理缺乏必要的强制性规定,等等。

  (五)非公有制企业工会基础相对较为薄弱,企业层面推行民主管理面临的阻力较大。一是人员不足。推动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主要力量是基层工会,大部分开发区、乡镇(街道)工会人员有限,企业工会干部大都是兼职的,专职、专业的工会干部很少,要按照规范抓好民主管理工作力不从心;二是业务不熟。大部分非公有制企业都是白手起家,缺少国有企业的工会工作传统,工会干部很多都是匆忙上阵,缺少系统的培训和学习,对工会工作特别是民主管理工作知之甚少,很难把工作做实做好。

  五、几点建议

  结合调研情况,我们建议:

  一是要坚持建制扩面,推动全国非公有制企业建立健全以职工代表大会为基本形式的民主管理制度。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非公有制企业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数量最多的市场主体,从业人员达2.57亿,随着全面深化改革的持续推进,国有企业新一轮改革改制的加速,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数和职工数还将急剧下降。非公有制经济领域劳动关系事关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已经成为推进民主管理工作的重要阵地。因此,仍要加大推进非公有制企业实行民主管理的工作力度,按照“稳步推进、巩固提高、深化创新、持续发展”的总体要求和“两手抓、两头抓,分类型、求实效”的工作思路,推动非公有制企业普遍建立职工代表大会,积极稳妥地实行厂务公开,推行职工董事职工监事制度,在中小企业集中的地方,可以建立区域性、行业性职工代表大会制度,最大限度地实现民主管理制度对广大非公有制企业的有效覆盖,在更广的范围内、在更多的企业中充分发挥民主管理工作服务大局和维权作用。

  二是要深入开展“公开解难题、民主促发展”主题活动,团结广大职工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促进非公企业健康发展献计出力。要推动非公有制企业紧扣经济社会发展主线,将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新要求,贯穿于主题活动之中。根据非公有制企业的特点、难点以及职工关注的热点,确定主题活动的工作重点和活动方式,就企业改革发展重大问题和涉及职工群众切身利益的热点问题广泛征求职工意见建议,积极开展基层民主协商,畅通职工利益表达渠道。组织引导广大职工为破解经营管理难题、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增强核心竞争力、推进改革发展建言献策,使主题活动成为组织职工、引导职工与企业共建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的有效工作抓手。

  三是要加强分类指导,不断丰富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形式。要在推进工作的过程中,充分考虑不同地区、不同企业的实际情况,自觉把握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具有多样性、差异性和渐进性特点,坚持以职代会为基本形式,同时鼓励和支持企业采取与各自实际相适应的的其他民主管理形式,如经理接待日、劳资恳谈会、总经理信箱等,创新职工民主参与方式,拓宽职工民主参与范围,畅通职工民主参与渠道,降低职工民主参与成本,更充分更有效地保障职工群众对企业改革和发展民主参与、民主监督的权利。

  四是要继续深入开展创建示范单位活动,切实提高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质量。继续深入开展创建企业民主管理示范单位活动,各省(区、市)、市(地)要结合本地企事业单位实际,培养、选树和宣传一批不同类型的厂务公开民主管理示范单位,发挥引领作用。坚持高标准、严要求,优中选优,加强定期监督检查和动态跟踪考核,把创建示范单位活动变成推进企业民主管理制度化、规范化建设的重要抓手,充分发挥示范单位的引领、带动和辐射作用。

  五是要深入调查研究、加强舆论宣传,以理论创新推动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创新。要强化责任意识、树立问题导向,着力研究和解决全面深化改革过程中特别是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产业结构调整、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部分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遇到的突出问题,研究和创新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的理论,用理论创新指导工作创新,推进实践创新。要加强舆论宣传,加强舆论宣传,充分利用电视、报刊、网络等新闻媒体,广泛宣传非公有制企业实行民主管理的重要意义和积极作用,为开展企业民主管理工作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推动各方转变观念提高认识。

  六是要进一步加强民主管理培训工作。要争取把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纳入各级党校和行政学院的培训内容,使各级党政领导充分认识到推行企业民主管理对于构件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稳定具有重大意义。要推动各地把企业民主管理知识纳入非公有制企业经营管理者培训内容,增强其民主法制意识,使其正确认识妥善处理和维护职工民主权利与促进企业发展的关系。要督促各级工会组织,认真贯彻落实《2014年—2018年职工代表培训规划》,建立师资队伍,丰富培训载体,创新培训形式,提高职工代表参与企业管理和监督的能力。

  七是要推动企业民主管理立法早日出台。198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职工代表大会条例》,许多方面已不适应形势需要。目前,全国大部分省(区、市)已经完成了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地方立法,已具备了全国立法的实践基础、经验基础和理论基础。建议继续推动配合相关立法机构开展调研和论证,尽快启动立法程序,争取早日出台企业民主管理相关立法。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