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以人为本:《鞍钢宪法》的时代精髓
日期:2018-08-13 浏览次数: 字号:[ ]

1960年3月22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批转《鞍山市委关于工业战线上的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运动开展情况的报告》的批示中称“鞍钢宪法在远东,在中国出现了”。如今五十多年过去了,“鞍钢宪法”经历了“墙里开花墙外香”的过程,许多工业管理学家通过对“鞍钢宪法”和当时西方流行的福特制等管理模式的对比研究,发现了“鞍钢宪法”蕴藏的先进管理理念,并加以吸收借鉴和发扬光大。在“鞍钢宪法”的发源地,我们不仅要回顾其产生的历史背景,了解其内涵及历史作用,更要赋予“鞍钢宪法”以时代精神,挖掘其时代精髓,使其焕发新的生机和活力。

一、从产生的背景看“鞍钢宪法”以人为本的时代精髓

《鞍钢宪法》是对应苏联的《马钢宪法》提出来的,它是探讨社会主义公有制下,怎么解决企业的生产关系的。毛泽东以苏联经济为鉴戒,对我国的社会主义企业管理工作作了科学总结,做出了工厂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制度、进行民主管理的重要指示。毛泽东在批示中说:鞍钢是全国第一个最大的企业,“过去他们认为这个企业是现代化的了,用不着再有所谓技术革命,更反对大搞群众运动,反对两参一改三结合的方针,反对政治挂帅,只信任少数人冷冷清清的去干,许多人主张一长制,反对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认为‘马钢宪法’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现在这个报告“不是马钢宪法那一套,而是创造了一个鞍钢宪法。鞍钢宪法在远东,在中国出现了”。当时,毛泽东把“两参一改三结合”的管理制度称之为“鞍钢宪法”,使之与苏联的“马钢宪法”相对立。在1961年制定的“工业七十条”中,正式确认了这一管理制度,并要求建立党委领导下的职工代表大会制度,使之成为扩大企业民主,吸引广大职工参加管理,监督行政,克服官僚主义的良好形式。“鞍钢宪法”确定的不仅是保护劳动者的权益,而且把这种权利延伸到了参加管理。而苏联的《马钢宪法》是建立在“专家治厂”的基础上的,主张“一长制”,忽视群众的能动性和作用。

不能否认,“鞍钢宪法”的产生具有浓重的历史印记,甚至有学者认为“鞍钢宪法”就是“大跃进”这场灾难性悲剧中的一个耐人寻味的片段,是毛泽东“反右倾、鼓干劲”战略中的一粒棋子。“大跃进”运动是毛泽东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一场试验。虽然这场试验就理论指导而言是荒谬的,就实践形式而言是鲁莽的,就客观效果而言是灾难性的,但我们并不能由此而否认毛泽东的真诚愿望和为此而进行了种种努力,也不能否认力图摆脱苏联“专家治厂”、“一长制”理念的束缚,采取人性化、科学化、民主化的管理方式,更好地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快速发展生产力的初衷是好的。可见,从产生的历史背景不难看出,“鞍钢宪法”蕴含着“以人为本”、“民主管理”的现代工业管理理念。

二、从内涵的确定看“鞍钢宪法”以人为本的时代精髓

在毛泽东的整个社会主义建设理论当中,技术革命是关键一环,但其思路并没有仅仅停留在技术革命这一环。庐山会议后的继续“跃进”使国民经济陷入了困境,也迫使毛泽东进一步探索社会主义企业的管理问题。1959年12月至1960年2月,他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时,较深入地探讨了社会主义公有制建立后的管理问题。他认为,“对企业的管理,采取集中领导和群众运动相结合,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不断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工人群众、领导干部和技术人员三结合。”比较明确地形成了“两参一改三结合”的企业管理思想。恰在此时,即1960年3月11日,中共鞍山市委经辽宁省委向党中央递交了一份《鞍山市委关于工业战线上的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运动开展情况的报告》。报告主要是汇报鞍山钢铁公司在生产管理中的一些实际做法,这恰恰与毛泽东提出的“两参一改三结合”的观点形神相合,因此引起了他的极大兴趣。理论与实践结合之后,“鞍钢宪法”应运而生。可见,毛泽东在鞍山市委报告提出之前,就已经比较明确地形成了“两参一改三结合”的企业管理思想。1960年6月24日,由刘少奇亲自批示而推出的被称为“新型的社会主义企业管理制度”的成都量具刃具厂的管理经验,为鞍钢宪法的主要内容作了统一说明,公开确立了“两参一改三结合”在社会主义企业管理中的“宪法”地位。至此,鞍钢宪法在国营企业中的“宪法”地位已经确定,鞍钢宪法的内容也已经通过中共中央工业部文件的形式,被概括为“两参一改三结合”。作为企业的管理原则,主张工人参加管理,干部参加劳动,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实行工人群众、技术人员、领导干部三结合,是“鞍钢宪法”的闪光点。虽然这些正确的提法也曾经被扭曲,如“两参一改三结合”被极端化为否定技术权威、工人领导一切等,但它所体现的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办企业的基本精神是我国社会主义工业企业至今也应当坚持的原则,而且与现代企业管理中的人本观念、全员参与等都有相通之处。这些合理的管理思想是以鞍钢为代表的我国社会主义工业企业在实践中的创造,也是毛泽东探索我国工业企业发展模式的重要成果。让工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在企业有说话权,和管理权。鞍钢宪法精神强调工人参加管理,是一项先进的、适合中国企业的以人为本的管理机制。可见,从内容上看,“鞍钢宪法”蕴含着“以人为本”、“全员参与”的现代工业管理理念。

三、从西方的借鉴看“鞍钢宪法”以人为本的时代精神

“鞍钢宪法”产生于特定的历史时期和特殊的社会背景,这种特殊性决定了其历史局限性,这种历史局限性又注定了“鞍钢宪法”的只开花难结果的历史命运。但历史局限性不能完全掩盖“鞍钢宪法”所蕴含的经济民主倾向、人本管理理念。“鞍钢宪法”反映的知识分子和工人对企业管理权的要求、对工业企业工人的创造力和科学技术对社会生产的推动力的价值的肯定等思想精髓,走出了国界,经历了“墙里开花墙外香”的过程。从日本到欧洲和美国,许多工业管理学家认识到,“鞍钢宪法”的精神实质是“后福特主义”,即对福特式的僵化的、以垂直命令为核心的企业内部分工理论的挑战。“两参一改三结合”,用今日流行的术语来说,就是“团队合作”。七十年代,日本的丰田管理方式,日本的全面的质量管理和团队精神实际上就是毛泽东主席所倡导充分发挥劳动者个人主观能动性、创造性的的鞍钢宪法精神。瑞典的沃尔沃汽车公司,为了发挥团队合作的效率优势,于1988年开始,将“装配线”改造为“装配岛”,使工人不再象从前那样在装配线上重复单一的任务,而是8至10人一组,灵活协作,组装整车。美国也不甘落后,1995年2月1日国会开始辩论“团队合作法案”。因根据1935年通过的劳工法,“团队合作”是非法的,故美国现在必须对劳工法提出修正,才能充分利用“团队合作”的效率潜力。在这股“后福特主义”的世界潮流中,毛泽东所推崇的“鞍钢宪法”,以其最早并鲜明地向僵化的福特式分工体制挑战,而格外受人瞩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教授罗伯特·托马斯明确指出,“毛主义”是“全面质量”和“团队合作”理论的精髓,即充分发扬“经济民主”——两参一改三结合——恰是增进企业效率的关键之一。从西方的成功借鉴和具体成效可以看出,“鞍钢宪法”蕴含的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和经济民主的管理倾向,正是西方看重和成功借鉴“鞍钢宪法”的原因和意义所在。

新的历史时期,在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指导下,我们面临如何使国有企业发挥其骨干作用,如何使国有企业的员工真正成为企业的主人,真正体现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及主人翁的精神等重大历史课题。“鞍钢宪法”的时代精髓有待于进一步深化和认识。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